返回首頁 | 網站活動 | 注冊 | 登錄 | 網站地圖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歡迎來到艾維音響網 | 當前時間:
CREATOR快捷
音王音響
安恒利
飛達音響
當前位置 | 首頁 > 資訊 > 業界新聞 > 境外動態> 正文

資深音頻工程師告訴你如何進行音樂劇拾音

2019/9/27 11:16:54      來源:Audio
[提要]這可以追溯到我和Goldfrapp的合作,通過他我認識了作曲家Will Gregory,并且和英國帕拉管弦樂團Paraorchestra一起合作過幾場演出。這之后Will 成為了這部劇的編曲,他把我任命為了該劇的聲音設計師。

Simon Honywill在現場擴聲行業工作近40年,他參與過2012倫敦奧運會和莫斯科交響樂團紅場音樂會,與Aga Khan在塔吉克斯坦山脈駕駛俄羅斯直升機競速,作為Chris Rea和Gary Barlow的主擴聲工程師也主持過Goldfrapp、Katherine Jenkins、Jeff Wayne版本音樂劇《世界大戰(War of the Worlds)》的現場擴聲,他在格拉斯頓伯里音樂節(Glastonbury Festival)擔任音響顧問工程師,現在還是Martin Audio的擴聲顧問, 現場擴聲領域的專家級導師。最近Honywill與英國帕拉管弦樂團(Paraorchestra)一起合作了The Nature of Why音樂劇,并且移師澳大利亞珀斯進行了五場演出。

 


Simon Honywill先生

 

您是如何加入到The Nature of Why音樂劇的?
  這可以追溯到我和Goldfrapp的合作,通過他我認識了作曲家Will Gregory,并且和英國帕拉管弦樂團Paraorchestra一起合作過幾場演出。這之后Will 成為了這部劇的編曲,他把我任命為了該劇的聲音設計師。
  在這部劇正式登臺之前您做了哪些前期準備工作?
  這部劇于2018年五月份在Bristol Old Vic首演,在此之前我們在布里斯托爾做了很多前期的技術開發工作。Will對樂手的安排有些新鮮的想法。我們與音樂總監和樂團指揮Charlie Hazlewood一起探討了音樂劇的具體演出形式,Charlie希望這件作品能擁有充分的深度和空間感,Will認為應當想辦法加強聲音表現而不是簡單的通過設備放大。我們的初始想法是使用更加“線性”的表現方式:所有樂手會貫穿舞臺面對面的演奏,舞者和觀眾一起位于他們當中的舞臺上。但是這樣一來樂手會被整個拉進舞蹈編排中來,我們最后討論了擴聲系統的構成,定義了所有成員表演區域的形狀和大小。整場演出被限制在一個15米直徑的圓形區域, 觀眾位于圓心,所有的表演圍繞著周圍展開。

 


該劇在倫敦南岸中心的演出掠影

可否介紹一下The Nature of Why背后的理念?
  Will想要圍繞美國理論物理學家理查德·費曼(Richard Feynman) 打造這一作品,費曼是他大學時期的心中偶像。The Nature of Why一共包含九幕劇,都是從與費曼關于“為什么?”及其所有內涵的訪談中整理摘錄的。樂手、舞者和觀眾都被放在同一個空間里,每個人的距離都近在咫尺 - 這是非常身臨其境的體驗。表演區域非常擁擠,觀眾可能就站在中提琴演奏者的旁邊,但同時能聽到由隱藏在舞臺另一側被其他人擋在
  身后的打擊樂手敲擊的鼓點。一個很大的挑戰在于,我們要創建一個可以讓人聽見所有聲音的身臨其境的聲場,盡管人們可能看不到聲源但是依舊可以感受到聲音的方向。正常情況下我不會把麥克風對準揚聲器拾音, 但是為了獲得我們想要的效果我確實這么干了 - 我沒有其他選擇。
  那您是如何規避信號回授問題的呢?
  開始時我沒能完全避免,但是我有充分的時間針對吊掛在空中的每一只麥克風做細致的濾波。我們仔細的調整了揚聲器的俯仰角,讓所有麥克風都位于揚聲器的垂直覆蓋范圍邊緣。我在表演空間上方懸掛了DPA d:dicate 4011A心型電容麥克風,在圓心位置背靠背放置了360°覆蓋的兩個立體聲話筒對,其余八只麥克風被均勻布置在圓圈的邊緣。每個麥克風距離地面正好2.7 米。此外,每個樂手都有獨立的4099或4061麥克風拾取聲音。有一些麥克風的放置位置很有新意–我們把圓號演奏者蓋伊的麥克風小心的固定在他的輪椅上,打擊樂手哈麗特和艾迪需要演奏各種不同的打擊樂,因此我們將麥克風固定到他們的手腕上-這里與聲源的距離總是非常合適。此外哈里特還會用到一臺在觀眾中穿梭的通過兩只4099拾音的馬林巴琴,過一會兒會有一名舞者把她從這臺巨大的樂器旁邊舉起抱走并由另一名舞者接下去進行演奏。


固定在輪椅上的DPA話筒

 

為何選擇DPA話筒?
  DPA能給我想要的結果:在這場表演中我需要探尋回授信號的觸發門限,所以每一只麥克風之間的可控的拾音制式和準確、無染色的頻率響應都非常重要。DPA話筒給了我均衡的聲場,我喜歡這種聲音,所以我一直使用它們。任何情況下DPA都是我的首選。

 


Harriet配帶的DPA 4099s進行演出

 

揚聲器的情況如何?
  揚聲器系統由七只位置間隔45度圍繞表演區域布置。布滿一圈應該有八只,但是有一只被放在下方樂池正中間分配給11把提琴協奏段落。四只超低音被放在舞臺下層和上層的四個角落。之前我在布里斯托爾通過EM Acoustics音箱獲得過很好的效果,在珀斯我們改用d&b的Y系列點聲源音箱。揚聲器方面最重要的是要具備盡可能一致的相位響應,讓我能夠從上方麥克風中獲得盡可能高的回授前增益。
  混音方面呢,哪些會是您關注的重點?
  首先我會有很多近距離拾取的直接聲源,還有通過d:dicate 4011A拾取的環境聲。由于環境話筒的存在, 觀眾在舞臺上移動時能夠帶來一絲不一樣的聲音氛圍。感覺有點兒像走進一個精致的聲學泡泡。一只話筒采集的信號會被傳送到最近的揚聲器, 可以幫助觀眾獲得方位信息。通過這張麥克風網,我可以主動的提升獨奏信號,突出各種重要樂器,在節奏變化明顯的即興部分強調打擊樂,也會在這個段落增加一些弦樂的權重和大貝斯的輸出。

 


兩個立體聲DPA 4011A心形話筒懸掛在演出區域上方

 

通過支持5.1總線的Yamaha CL5調音臺,我把相應的輸出路由到一對額外的矩陣輸出,從左右聲道分別提取的左后和右后環繞聲道信號被分配到90°和270°揚聲器。上舞臺采用左-中-右布局,環繞揚聲器布置在弦樂的左右兩邊。我可以拿著iPad走到觀眾當中控制聲音,跟著周圍的樂手一起移動。我管這個叫做聲學追蹤。在這里傳統的混音位置由于位于聲學泡的范圍以外而不具有意義,所以在混音時需要視節目內容的變化,時而戴上耳機時而像我這樣站到場地中央。
  在這場演出中有沒有什么其他重要的裝備對您的工作有所幫助?
  確實有,在珀斯的最后一場演出我在吊掛麥克風上嘗試使用CL5自帶的Dan Dugan自動混音器。這套系統不是為音樂劇設計的,我預計它效果一般,但是結果看來自動混音器真的對頭頂麥克風有幫助。當我們在排練的時候,大家在周圍七嘴八舌的對臺詞,這時一旦有一段音樂響起, 它會自動把音量最大的那部分突出, 平衡其他通道的電平并保持穩定,這幫助我獲得了更好的指向性。這個功能讓我獲得了6dB增益,真的讓人驚訝。
  這部劇在不同場地上是否有區別,是否會不斷變化?
  每一次演出的音樂部分都會有一些不一樣,樂隊的磨合也越來越順暢。珀斯系列演出在最后變得非常動感,但是聲音設計仍然與初期保持一致。我的下一個動作會是在系統中結合Astro Spatial空間音效,并為每個人配備射頻跟蹤器,還會把空間揚聲器考慮進來。
  與Paraorchestra合作有什么挑戰和樂趣?
  這是我最快樂的一次演出經歷, 樂隊成員都有非凡才華。作為一名音響工程師,擁有合適的溝通技巧很重要,在與視障人士合作時尤其如此-你必須向對方描述眼前的一切。這次合作對我產生了深遠影響,甚至改變了我的人生觀。常人總是無法想象感官有缺陷人士的生活,這讓我們在觀看和聆聽他們的表演時有發自內心的感動,但對于他們來說,這只是平常的一天。小提琴演奏家Takashi出生以來就雙目失明,而她是我工作中接觸過的最敏感、最漂亮的演奏者之一。
  能為我們描述一下在澳大利亞演出的情況嗎?
  作為珀斯音樂節的一部分一共在Heath Ledger劇院做了五場演出, 這之前我們在內部排練場花了三天時間進行排練。演出場地是一座小型場館,但是沒關系因為觀眾和演員都只在舞臺上。主辦單位的工作人員表現很出色,讓我們感到很受歡迎。特別令人欣慰的是觀眾的反應-他們非常喜歡我們的表演并且比英國觀眾更加接受這種深度參與的舞臺表演形式,而在英國演出時的觀眾們往往有點猶豫不決。我們的節目中有很多舞蹈表演,整個節目都很精彩。

更多
首頁 | 打印  編輯:ALLEN
免責聲明:凡注明來源本網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歡迎轉載,注明出處。非本網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相關文章
暫時沒有相關信息!
網友評論
我要評論

登錄后再發言

雜志索取 | 二手轉讓 | 關于我們 | 新手上路 | 服務條款 | 積分規則 | 站點地圖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Copyright (C) 2012 AV010.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艾維音響網版權所有 浙ICP備11047865號-3
網站標識,不良信息舉報,網絡110

浙公網安備 33010402000600號


BET365最新地址